鲨鱼lanly

目前混凹凸全职小英雄
雷右出右叶右党👻
我爱冷cp!

【安雷】终焉之时 上

文笔渣()

角色死亡设定

原作向



***

【序】

再不复往日的喧嚣,在上一场的杀戮中,存活下来的已经是疲惫至极。

对于参赛者们来说,或许这就是最后的终点。存活下来的不过是少数几个人而已,之前预计的数量是十个人,不过事实上没有达到这个数量。所以无人为那些或许可以存活的人而感叹,他们只是没有命活下去而已,不需要怜悯什么。

这就是凹凸大赛。

可笑,亦或是可悲。或许已逝之人,他们在未来或许本可以成为属于自己星球的英雄,会成为饱受万人瞩目的骄傲,但他们却停留在了这里,永久的陷入沉睡。而还活着的人,他们却是背负着痛苦,罪孽与希望继续前进。

但依旧谁也不能停下。因为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了。

这是一首名为aotu的史诗。残酷,却又是绝对的刻骨铭心。

 

【一】

站在大厅里的参赛者只剩下七个,在几个小时前,他们还在不知停歇的一次有一次举起武器战斗。现在的放松让他们有些恍惚。

丹尼尔在对比之下显得格外的突兀,一眼就能区别开来。他通知参赛者们休息,稍作整顿。然后就是随之而来的最后阶段,紧凑的让人烦闷。

或许对于他们来说,更像是一种解脱吧。

大厅中只有丹尼尔公式化的声音,大家都不言而同沉默不语,显得十分寂静。或许是因为无话可说,又或是没有力气再开口。毕竟到了现在,见证,经历着太多的东西。

丹尼尔本来准备先行离开,却听见有人沙哑着嗓子开了口:“大赛不是单纯的想要干什么吧,到了现在,也该说是什么目的了吧。”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听到这句话的人内心都不是那么的平静,或许有了答案,只是不愿意去承认啊。是否同伴的死亡只是毫无意义,只是神的随手消遣,又或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明明一开始说好的会一起活下去,无可奈何的食言了。他们怎么能接受这样一个答案。

丹尼尔闻言也愣了一下,就像是如释重负一般的开了口:“对,不是那么的简单,从一开始就不是。但是我们无力阻止这一届继续发生。”

“所以,之前死去的人,真的就是无意义的事?”

“不,为了瞒住他,我们进行到这一阶段是为了不让他产生怀疑,况且,你们都是有实力的。如果成功了,那么这就是最后一届比赛。已逝之人,都是为了光明的未来而奠下的基石,是英雄。”

也并非是一头雾水,却还是有一些莫名其妙。

“我们要做的,推翻创世神。等到现在才开口,是因为不能让他发现我们在做的事,不然一切的努力都会白费。”

靠着墙壁的嘉德罗斯笑了一下,“不做这些,迟早我也会干掉那个虚伪的家伙,就算我是仿品,也比他更优秀。”不用靠那些渣渣们白费劲。

哪怕到了现在,他也改变不了与生俱来的骄傲。他永远都是圣空星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未来的王。他会做的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好,那是他答应过祖玛和雷德的诺言。不过可惜那两个人看不到那一天了吧。他没有为他们的死去悲伤,去哀悼,因为那是士兵的勋章,满载荣光。

 

【二】

似乎死对头永远是死对头,从另一方面来说,能够相互看不顺眼也是一种默契。不会随波逐流,不会虚伪的和气,永远是就像第一次见面般的互不相容。说到底,是双方永远不会屈服的执着。

在这次比赛中,也算是另外一种收获吧。谁也不甘心比对方差,反倒是相互激励着了。

凯莉和安莉洁出乎意外的站在了同一块地方,但是都不屑于相互说话,完全保持着沉默。

凯莉意有所指的说着:“胆小鬼,到时候可别哭鼻子了。”

“魔女彼此彼此了。”安莉洁和平时一样的看见对方就会冷着脸。

已经是不可能拒绝这最后的战斗了。

在潘多拉的魔盒里,他们就是最后的希望。

如果能够活着出去的话,是不是还能和你吵架。莫名的想法,仿佛是不可置信似的,没人开口说出来。

果然还是相看两相厌啊。

隐藏在角落里的银爵存在感特别弱,他从一开始是背负着他的族人而来参加大赛,虽然早已经找到了真相,但是此刻,他依旧背负着族人的命运,只是意义早已经不同。更何况,他想做一些对于自己而言,仅仅是他自己想去完成的事。

丹尼尔又陆陆续续的告知了一些事情,随即就找到金说了一些两个人聊了聊。

格瑞也只是找了一个地方独自休息。

能够喘口气的时间不多,明天是一场恶战,大家都在趁着这个机会抓紧恢复体力,也没有精力去玩闹。

就像是诸神的黄昏,或许想起了他们年幼时,想成为英雄的愿望。现在再次拾起,只是释然。

独属于英雄的,悲壮的结局。不是伟大,只为了不负曾经的满腔热血。

 

【三】

站在了最远的地方,只身一人的雷狮显得有些孤寂。

  雷狮海盗团的另外三人也没能存活到现在。曾经有很多人对雷狮说过他会遭到报应,雷狮觉得这是一个笑话,他什么时候怕过报应了。非要说,像安迷修那样的,这场大赛里还真没几个人能够做到,傻得可笑。谁要像那个骑士那样啊,白白付出而已。这个世界又不是你坚守正义了,别人就会公平。

但是没想到居然还真有报应这种东西,雷狮却不会为之后悔。要是后悔了,才是真正的怕了吧。他怎么可能会害怕。

大厅里还有几个人,但雷狮和他们不熟,也没话说。更何况,他们也和他有过过节,没必要自讨无趣。

抬腿像外面走去,雷狮随意找了个地方躺下。

现在是日落的时候,很少有人有心情去欣赏这种景色,毕竟所有人一直处于满是紧张的状态。结果反倒是紧要关头,还有这种闲心去欣赏了。

太阳红的不可思议,光线刺激着雷狮的眼睛,干涩至极,忍不住眯着眼睛。

原来太阳落下的时候,会带走温度吗?雷狮并没有感觉到寒冷,但是当一腔热血和冲动耗光了之后,剩下的还会是什么?

这下可连陪他打的人都没有了啊。是真的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雷狮用积分买了几瓶酒,他喜欢啤酒。但是现在也没有那个心情喝这种酒了,没人陪着喝可没一点意思啊。打开酒瓶往口里灌了一口,结果到了现在,连他也要靠酒精来麻痹自己了。

“混蛋骑士,你他妈连死了都要摆我一道,恶不恶心。”莫名其妙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不知是说给自己,还是那个他口中的混蛋。

安迷修是为了保护弱者死的。别人都是这么以为的,虽然没有人看见,不过合情合理。但至于真相是什么,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甚至也以为安迷修会那么死去。

烈酒一口接一口地灌着,刺激的仿佛要爆炸。意识从清醒变得模糊,仿佛上瘾了一般。酒精的作用大概也就这样了。

迷迷糊糊的,雷狮想到了很多事情。

 他想着曾经他贵为皇子,所有人都说他是国王的接班人。他曾经也确信。

但他永远做不到像他父亲那样,那样足够强大到的能够安抚人心的温柔。

雷狮的世界只有他自己。

因为是继承人,理所当然的,他的任性、傲气一直都会被包容,因为他是一出生就满载骄傲的,未来的王。

这世界上有那么多人想要拥有的一切,雷狮就是那么的不屑一顾。时间久了,他甚至觉得乏味。虽然后来有着卡米尔的陪伴,但他还是想看看那些更为广阔的宇宙,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然后有一天他知道了凹凸大赛,不顾一切地带上卡米尔去参加,美其名曰是历练。就像最开始毫不耗力地拥有,他亦能轻而易举地抛开束缚在他身上的一切名誉。

他想成为一名海盗,然后在星辰大海里,征服到属于他的世界。
【四】

和皇宫里的所有人尊重不同,雷狮在比赛里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确实比皇宫有趣多了。除了卡米尔之外,那条傻狗佩利,哪怕是一心想要反叛的帕洛斯,最后他们也还是成了同伴。

然后最后,或许是因为平时作恶太多?真正的报应?居然着了别人得道。因为这次失误卡米尔为了保全他,死在了别人的手里。另外两人死在了对方的手里。记忆有多美好,就会衬得现实有多残酷。

没有了往日佩利的吵闹,雷狮有点疲惫地体会到了,孤独的感觉。

太阳已经差不多快落下了,雷狮其实不是很喜欢仰望天空,因为那会让他想到安迷修的眼睛,太过纯粹的蓝。

而他是真的讨厌安迷修,没理由的。是因为没理由的讨厌,所以后来才会有理由的讨厌,看不惯太多东西。

反正他俩除了是死对头也不可能是别的关系。安迷修那家伙口里说着骑士道,一听他就烦躁,就像安迷修认为他不可理喻,称呼他为“恶党”,他也认为安迷修的骑士道是再虚伪不过的东西。

  雷狮所追求的东西,是自由。所以对于束缚自身的骑士道,公平?正直?帮助弱小?就像是天方夜谭。自身理念和追求的东西就相互冲突,也不难理解两个人会成为死对头。

雷狮经常锲而不舍的想着法子来坑安迷修,奇怪的是每一次安迷修那个傻子毫无例外都中招了。导致每次见面雷狮总会毫不留情的嘲笑安迷修,然后安迷修就拿着他那两把名字智障的剑和他雷狮打架。其实还挺爽的。

 有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对于雷狮来说是件不算无趣的事。更何况他乐于看安迷修不那么冷静的和他打,甚至有时候也会爆粗口。比起早时冷静又假惺惺的骑士,雷狮可以说把惹怒安迷修当成一种奇怪的乐趣了。

雷狮觉得那才是安迷修该有的样子。有时候他烦躁的时候没有任何理由的就会与安迷修打架,看着安迷修一脸莫名其妙会变得更加烦躁。当然有些时候安迷修也会问他又怎么了,雷狮会不耐烦地吼要你管老子,安迷修又闭嘴了,专心和他打。他们的交流似乎不能超过三句,因为没话说,也无法交流。

打架似乎是他俩唯一的最合适的交流方式。

【五】

其实如果只是每天打打也好,可惜这是凹凸大赛,有一些东西总不会顺利保持下去。雷狮和安迷修打架的时候,总会忘记这些束缚在他们身上的东西。

谁都清楚,他们俩个人之间,总有一个人要死的。

后来那个时候,该走的都走了,就他一个人,像失去了理智似的,只想发泄着莫名的情绪,他想着他大概知道了害怕是个什么感觉,原来会那么难受。不过雷狮还是觉得不会害怕。

他害怕他的世界里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但是又想着啊,他确实是只剩下了一个人。无力去改变了,也不能再怕什么。

视线里仅留下了鲜血的嫣红,安迷修那家伙看到了的话又要说他无可救药了吧,不过也无所谓了。

生命在雷狮手中流逝,炽热的血液几乎要染红他的白色外套。这些人他不杀也活不下去,他们本来就要死。一群鶸而已。他本来就是恶党,杀人再理所应当不过了。

反正他也…没什么可在乎的了。

几乎是一瞬间下一秒,两把剑就出现在了他面前抵挡住了他的攻击,熟悉的白色衬衣,雷狮几乎是松了口气一般的恢复了一些理智。

看见对方就下意识地开口嘲讽:“安迷修你省点心吧。就算我不杀,他们也活不下去的。”看着安迷修身上也伤痕累累,就知道对方的状态绝对和他半斤八两。说实话雷狮倒是还想着和对方打一架,这么白白消耗体力他可不愿意。

虽然他也没打算活下去就是了。只可惜便宜安迷修那混蛋了。

那边的安迷修几乎也是立马回答:“我知道。”

但他做不到看着这两人在他面前死亡。

 

【六】

“啊啊啊…发誓保护手无寸铁的弱者是吧?这两个人哪里手无寸铁了。”雷狮嘲笑着。

安迷修倒是居然沉默了一会儿,略带惊奇的问:“你居然…”

“居然知道骑士道?拜托,你整天念着这玩意恶心我,不记得才怪。”

虽然猜到了肯定是这么个原因,安迷修倒是感到一丝莫名的欣喜。只是已经没时间体会了,他们今天注定只会留下一个人。

最后一次了。

看着那两个人已经逃走,安迷修松了口气。

要留下谁。其实从一开始就有答案了吧。

雷狮觉得他今天无论如何都会死在这儿,因为他为卡米尔报了仇,又或者是因为似乎没有什么理由继续支撑他战斗。

 反正,邪恶最终会被正义战胜,童话里是这么说的吧。代表正义的骑士最终制裁了恶党,皆大欢喜不是么?

“哈…真是笑死人了。”雷狮这么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安迷修没反应过来。“喂,安迷修。”雷狮顿了一下,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称呼安迷修的名字。不过随即还是接着说:“今天反正也只会剩下一个人,痛痛快快打一场啊,别他妈婆婆妈妈的了。”

“在下也正有此意。”

果然,雷狮还是觉得,就算死在这里也不想让那个傻逼骑士完全称心如意。

 两人不愧是死对头,实力也是势均力敌的。打架的方式也十分熟悉。几番交战下来,两人身上都已是伤痕累累。明明有人会死,但好像无论如何都做不到悲伤的氛围。或许两个人之中如果有谁会因为对方的死亡而悲伤的话,大概会被对方笑死的吧。

体力逐渐不支,力度也再变小,但他们都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

“安迷修,再见了,下辈子得死在我的手里啊!”下定决心似的,雷狮声音极轻地说了这句话。

他已经很累很累了,累到最后一句话都已经没有办法喊出口。

明明他很不甘心啊,可或许是真的已经倦了。

 

【七】

 雷狮起身朝安迷修发出最后一击,他觉得虽然刚才打斗他俩消耗的体力差不太多,但在那之前,他就几乎消耗了一大半了。而他完全不清楚安迷修的情况如何。

 他看着安迷修举起了剑,仿佛是慢镜头一般,雷狮一时居然愣住了。忍不住想着死亡不是会很痛吗?那为什么卡米尔最后是笑着再见?没有人知道雷狮其实是很怕疼的,当年身为皇子的某些特性已经消失殆尽,怕痛这一点却始终没办法改变。

但是他又想着,大概只是一瞬间的事。

血液溅在了雷狮的手上,那忽如其来的瞬间,雷狮居然感受到了炽热到烫手的温度,和之前所杀的人不一样。温度不一样。

 回过神来却发现,他并没有痛感。“安迷修?!你…”雷神之锤掉在了地上的响声有点刺耳。

安迷修的剑插在了他自己的胸口上。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雷狮无数遍模拟着痛感,结果却。。。

 

【八】

“咳咳…果然还是不希望你死啊。”安迷修将流焱插在了地上不让此时的他显得过于狼狈。可惜痛感过于强烈。

这样的感觉雷狮怎么会受得了,安迷修有些庆幸着自己的选择。

雷狮抓住了安迷修的领带,几乎是嘶哑地吼着:“混蛋,你在干什么?!什么叫不希望我死啊?”雷狮觉得他现在憋屈到爆炸,安迷修这他妈算什么?

“我都要死了,就不能温柔一点啊。算了,雷狮,听我说,活下去,如果没有理由的话,就当是为了我。”安迷修无奈的笑了一下,能说出这些话已经到了体力的极限。

雷狮还想说些什么,但安迷修的身体已经快要变成光点了。安迷修抬起手抚上雷狮的脸颊,是极其的温柔,轻声说了一句话,但雷狮也没有听得到。不甘心想再次询问,对方却已真正的飘散在空中。

“再见,雷狮。”空气中只留下一句叹息。

似是一场梦,雷狮还没来得及问到答案,还没弄清楚安迷修最后转变的的态度,却忽然间早已真正的支离破碎。

结果到头来还是剩下他一个人。

【九】

“混蛋安迷修,果然你最恶心了。谁要为你活下去啊。”

好像是告诫一般,雷狮这么说着。他也只能说给自己听了。已经没有更多的记忆了,在那之后的雷狮,记忆是浑浑噩噩的。

到现在他依旧想不起安迷修说的那句话。一些疯狂的念头在心底里生成,但雷狮自己都觉得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倒宁愿是他想的太多了。那混蛋想让他愧疚一辈子然后好好的活着?

他才不会让安迷修如愿。不过,说到底,这也只是一个过于荒诞的猜测罢了。他也不愿意去相信。反正,他就是这么一个无可救药的混蛋。

只是为何他要执着于答案?为什么会感到内心那莫生的情绪?为何现在靠酒精来麻痹自己?

 这些爆炸式席来的问题,他一个也没有答案。

雷狮就躺着看向远处的余晖,直到意识完全的消散。

直至太阳完全落下,带走了所有的温度与光明。


占tag致歉 这个授权了?!

偶然看到了漫展摊宣 结果看见了这个。。。(补充了一下所有的全职周边




【死出】Drug01

时间线大概是弔哥见完出久茅塞顿开(bushi)之后。但是脱离了剧情×
十分幼稚的文笔  自娱自乐产物

我可能石乐志

-------------------------------------------------------

        

大概是从那天见完那个少年之后,死柄木弔总是会在发呆的时候想起少年当时的表情,或者是他的一举一动。英雄也会那么害怕啊,果然还只是一个小鬼而已。那种明明害怕还故作镇定的表情,真的很想让人狠狠蹂躏。看着他露出更加恐慌的表情,害怕地倒在地上什么的。
    按理来说当时其实完全可以杀了他,倒不是因为那些所谓的职业英雄,但如果只是那么干脆的死在他的个性之下,会感到一种莫名的不爽。大概是因为太过简单所以才会觉得很无趣。
    “啊,绿谷,如果是你的话会希望怎么死呢”死柄木弔看着照片低下了头。一想到杀了他的那一天,就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啊,是一种与平时不一样的干劲。比起想掉杀allmight,这种感觉要更加的陌生并且有趣一点。“这算是进步吗?老师。。。”或许在杀了绿谷之前,可以多去找他聊聊。大概不会有人想到他还居然还会再次去找绿谷了吧。                     
  对待学生不加强戒备可不行啊,英雄们。偶尔尝试这种追捕的游戏,也挺有意思的。毕竟,这场游戏,在他宣布game over之前,不可能停止。从一开始就毫无疑问的优劣分明了吧,这种事情。

    下一次,不准逃啊,绿谷。

 

御茶子看着在那天之后时不时会发呆的出久,忍不住开口“出久君,没事吧?”出久回过神来,勉强的朝御茶子笑了一下,“啊。抱歉不小心走神了,我没事的。”心里却暗自想道,果然我还是太弱了么,警惕性也太低了。如果那天死柄木真的想杀他的话,大概在刚才就只会剩下一堆尘埃了吧。真的,很不甘心啊。不过看见他的时候的确会忍不住的害怕,或许是因为从内心觉得他和其他敌人不一样,比起犯罪者,更像是一个疯子。令人忍不住颤栗的执念,才会让人打心底觉得可怕吧。所以,他绝对会变得更强,以allmight现在的状况,是真的会有危险的。他不允许软弱,也不能软弱。

看着情绪低落又莫名振奋起来的出久,御茶子叹了口气,果然是出久君啊,不需要他人安慰,一下子就调整了过来,真是厉害啊。她果然还有很多很多要学习的啊!

“那,丽日同学,我先走了。”出久收拾书包朝门口走去。“啊咧,已经这个时候了。okay,出久君明天见。”御茶子朝出久挥了挥手。

阳光强烈得有些刺眼,明明即将到来的是狂风暴雨。出久攥紧了拳头。

下一次,绝不会害怕,无论是何种困难都会阻止。


我靠买爆啊

白鯉先生。:

【安雷安同人周边预售】

画手:Star

授权代理:起伏动漫

产品信息:详见图

预售时间:8.30 20:00

淘宝链接:安雷安周边预售

转发赠送雷狮吧唧,购买全套赠送安迷修吧唧,截图发送淘宝客服领取

大家七夕节快乐 雷总安哥七夕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