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雷】Deseny 2

不会做链接QAQ 想看前文请看主页

星际paro(×)

-----------------------------------

【二】
    就像是虔诚的信徒那样,有那么一瞬间嘉德罗斯不由自主地想要祷告,当然更多的是因为他自己的意愿而已,并非信神。

    靠近的时候嘉德罗斯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赞叹,大概也不能这么形容。惊喜、意外、不可置信,这些形容并不能完全表达出他的此刻的情感。硬要打个比喻,那就是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在做梦。

    听上去很可笑,但嘉德罗斯坚定了很多年从未动摇过的认定的事实在此时顷刻间崩塌。他见到了。

    就在前一秒甚至他都想嘲笑自己的幼稚思想。他没有想过雷狮会是什么样子。虽然雷王星遗存的历史本就少,但记载的人物里,雷狮就是浓墨重彩的那一部分。

    明明就是养尊处优的皇子,却放弃一切去选择了宇宙海盗。甚至有人怀疑雷狮曾经也成功穿越过那一片陨石带。如果在那个年代,那种技术下都能成功,嘉德罗斯都不得不佩服他的厉害。那也是嘉德罗斯第一次对雷狮上心,甚至是对一个人上心。他开始有意无意地刻意去了解雷狮这个人。

    这个人所做的一切行为都是不可思议的,连他在那么长的时间过后还能为人所知,被嘉德罗斯发现,本身也是极不可思议的。

    然而越是如此嘉德罗斯对雷狮就越感兴趣。

    果然见到了真人,还是会很复杂的发出感叹。好像他所听到的一个故事里的雷狮该有的东西,实际上这个人都有,又似乎都不是。没办法去描述这个人,即使现在雷狮在机械仓里闭着眼,嘉德罗斯都能想象到他醒着的时候肆意张扬的样子。

 

    以至于嘉德罗斯都觉得他的想象太过真实和笃定了,好像他真见过雷狮似的。想仔细看看雷狮样貌的嘉德罗斯又发现这个人长得很好听看。嘉德罗斯没想到什么好的形容词来形容,但雷狮比目前他所见过的人都要漂亮,吸引着人的注意力。

 

    如果不是那双眼睛没有睁开,一定会更加让人惊叹。

 

    这么想着的嘉德罗斯和突然眼睛睁开了的雷狮诡异地对视上,一时都陷入了沉默。如果是一个正常人在这里估计会大叫着“诈尸了”之类的话。但两人都不是大惊小怪的人,更何况是在这种奇怪的气氛下。

 

    一睁眼就看到一张在他的视野里不断放大还有些模糊的脸,雷狮自然是做不到绝对的冷静。他完全不清楚现在什么情况,甚至都做不到太大的情绪波动。而且他的身体僵硬到几乎无法动弹,更不要说控制脸上的肌肉来做出表情的反应了。但几乎立刻从大脑传来的一阵阵刺痛,让他倒是想起了些东西。

 

    但雷狮对此依旧没有太多想法,反正也就那样了。只是卡米尔成功研制了睡眠仓最终还是成功了,至少他现在还活着,那么他究竟睡了多久?无法判断的事物让雷狮有些烦躁,更何况这里还有着可能会构成威胁的陌生人。他可不能刚醒来就立刻糊涂地死亡。

 

    反观嘉德罗斯在和雷狮对视之后居然愣住了。恐怕这事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警惕性那么高的一个人会仅仅是因为和别人对视一眼就走神了。但嘉德罗斯不可避免的被雷狮的眼睛吸引住了。漂亮得能让人无法自拔的沉溺其中。

 

    嘉德罗斯突然想到了一句话,他的眸子里倒映着万千星辰。现在他觉得这句话就是用来形容雷狮的。

 

也许是因为曾经看到的那些与雷狮有关的故事,嘉德罗斯总觉得自己很熟悉这个人,就算想移开视线也做不到。好像潜意识里有一种莫名的感情在影响他的行为,而且嘉德罗斯发现他抗拒去改变,亦或是控制。当然只能接受了。

 

看着身边的人没什么反应,雷狮想着既然有能力闯到这里来,那么实力也不是现在的他能去应付的。更何况他现在依旧看不清东西,主动打起来也是白白送死。既然对方没有杀意,他自己本来就向来能屈能伸嘛。

    一时的示弱也只是海盗们捕杀猎物的手段而已。

    慢慢恢复着身体的感觉,雷狮硬撑着仓体的边缘想要坐起来。嘉德罗斯也立刻回过神来,因为雷狮的身份的特殊性,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对方相处,想表达的东西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也因为在圣空星的时候,想和嘉德罗斯说话的人不知多到该从哪里排起,自然不会有这种相顾无言的尴尬情况。

    看着动作十分费力的雷狮,嘉德罗斯伸手拉了他一把。因为看不清脸,雷狮望向面前的人只是模糊一团让人无法适应,只好说道:“谢谢。”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好。”雷狮并不想表达得这么礼貌,但苦恼的是又只能这么说。他真实的想法十分危险:找个机会干掉这个人。

    嘉德罗斯干脆一把将人拉起来,正准备开口说话,还没说出任何一个字,雷狮就迅速借着力拿着从一开始就被垫在身下的匕首刺向嘉德罗斯。

    可惜由于长时间的休眠,雷狮的速度并不能比嘉德罗斯更快。更何况即使是全盛时期的雷狮也不一定能战胜现在的嘉德罗斯。

    结果自然是明显的,嘉德罗斯立即抓住雷狮的手腕使对方松开匕首,然后将雷狮压在身下使之无法动弹。奇妙的是对待那扇门,嘉德罗斯是毫不在意的破坏,也许是因为雷狮身为“活化石”的珍贵与特殊,即使遭到攻击嘉德罗斯也克制住了自己伤害雷狮。

    说起来嘉德罗斯想到除了这一个,他今天犯的低级错误可不少。似乎总有东西在影响着他。不过最大的错误是,他居然因为雷狮的出现给他带来的震撼而忘记了一件事。

    即使再漂亮得让人放下防备,雷狮依旧是危险的海盗,随时随地就能要你的命,是绝对的危险品。

        但也不过如此而已,嘉德罗斯轻蔑的想“这就是你们星球表达友好的方式么?雷狮。”雷狮朝嘉德罗斯嘲讽地“哼”了一声,笑了笑。“那么不知阁下是否还满意呢?”雷狮表现得很是轻松,但实际上那一击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有点丧气的想道对方会不会就地解决了他。

 

    一种莫名的自信又告诉雷狮对方不会那么做,简直是有恃无恐。

 

    嘉德罗斯察觉到身下的人抵挡的力气在变小,很不合时宜的兴奋的想道如果对方身体恢复了也许有资格做他的对手,那么他就不会无聊了。

 

     连嘉德罗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对于雷狮格外的宽容。但是该处理的还是得解决,等雷狮体力恢复就会变得麻烦了。嘉德罗斯想要联系雷德让祖玛过来,但他发现耳机原来早就无效了。这个空间的磁场波动似乎更加剧烈,不过发现了失联的雷德也应该会让祖玛赶到这里。

 

    嘉德罗斯想了想于是往雷狮的身体里注射了用了麻醉的东西,将雷狮扛回飞船应该也挺容易的。只要有雷狮在,了解雷王星的文明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雷狮感受到了突如其来的刺痛感,这种明显的痛觉反倒是让他觉得感官在慢慢恢复。只可惜他现在依然和一个瞎子差不多,他可不信对方会那么好心的给他注射什么营养剂,直觉告诉他对方并不是一个细心的人,也不好心。

 

    没有再次反击机会的雷狮让嘉德罗斯放心下来,他再次将雷狮从地下扯起来,没有力气的雷狮只能倚靠在嘉德罗斯身上支撑着。“嘉德罗斯,我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嘉德罗斯突然希望雷狮记住的第一个人名是他的名字。

 

    也许是因为药效开始生效了,雷狮没有说话。即使雷狮没有理他,嘉德罗斯依旧破天荒的继续兴致勃勃的说话。“渣渣。你们示弱的方式就是投怀送抱么?”当然对于雷狮来说这只是一种无情的嘲讽。

 

    对于沉睡了千年之久的雷狮,刚醒不久又要再一次被动的沉睡,这并不是什么好的体验。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谜,甚至他自己也许是一个不可知的存在。雷狮只是不甘心而已,无论是现在还是那个时候。

 

    蒙特祖玛赶到的时候,看到嘉德罗斯并没有遇到危险就稍微放心了。

 

    但是她也立刻发现了嘉德罗斯抱着的一个人,祖玛想到了什么但是没有说话。

    那种方式就像在告诉她,那是独属于嘉德罗斯的所有物。她也从没见过嘉德罗斯表达过如此强烈的占有欲。

    “走吧。”祖玛听见了嘉德罗斯的声音,点了点头。


评论(10)
热度(70)

© 鲨鱼lanly | Powered by LOFTER